Selected category
All entries of this category were displayed below.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被搶走了手裏握著的棒棒糖

不哭不閙

卻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明明大家握著的都是相同的棒棒糖

爲什麽要覺得難過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息を吸って そして吐いて 
 それだけじゃ喜べなくなって
 欲しくなって あれも これも 
 あの人のも だけど だけど 」














我想是因爲大家都是不同的個體所以看事物的角度都不一樣
不單單只是事物 文字影像之類的也一樣
都有自己的解釋和看法


就因爲不同所以能夠相容的空間當然就有限了
即使是雙方都擁有相同的興趣和某些部分上的共鳴
終究還是不同的環境成長、研磨出來的個體
想法上自然就會有差異





只是
活著的意義真得那麽重要嗎
大家所僵持不下的所謂自己的價值觀所謂的‘自己的原則’真得那麽重要嗎
嘛 御宅族的我原本就沒資格這樣說
畢竟我的生活也充滿了依靠ACG來做準則的部分
雖然在對於‘家族’這一點御宅這個屬性完全沒影響力就是



‘活得沒有意義那就等同于死’
‘行屍走肉般的日子又有什麽意義呢’



但不活下去又怎麽知道這樣下去究竟有沒有意義呢



與其爲了所謂的‘意義’讓自己活得那麽辛苦
不如就這樣讓自己軟癱癱地趴在地上匍匐前進
也許這樣你才會曉得從前站得那麽挺直的你的表情有多詭異
也許這樣你才會曉得努力向著奶瓶進發的小孩的純粹
也許這樣你才會曉得意義並不是事先加上去才算是‘有意義’的


當然事後才加上去的也未必有意義就是。






過一天算一天
聼起來很像是在倒數自己還剩下來的日子
那麽到底怎樣才算是過得充實活在當下。

做自己喜歡的事
做會讓自己開心的事
做會讓別人開心的事

還是去做不知道有沒有意義卻被稱作是‘有意義’的活動?


聳肩、誰也不曉得。




我曾經說過我不太喜歡別人...隨便就來迎合和贊同我的想法
這樣說好像很自大的感覺(笑lll)
但也並不是要其他人長篇大論地來批判或是詳細地述説對我的想法產生共感之類的感覺

有些東西心領了就好
當然我也明白有些人不擅長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意思
但個人是覺得應該比面對面説話還要來得簡單多了吧
至少你有時思考和整理自己的用詞

面對面的談話被太多外在要素影響了
環境、周遭的人群、自己的心境之類的



能夠獲得認同當然會覺得高興
但或許是在ACG界接觸了太多小白的關係
已經沒辦法對迎面而來的‘ME TOO’產生正面的反應






























嘛 也就是說我的皮肉屋屬性沒救了
ツッゴミ細胞死ねぇ←















「吸一口氣 再吐一口氣
這樣單純的活著的條件再也無法滿足自己
想要全部 這個也要 那個也要
那個人的也想要 但是但是...」






大概是一直以來都只是向著前方走
中學那段時期雖然沒有模糊掉、但的確已經不那麽重要了。


還沒忘記的朋友
還沒忘記的老師
還沒忘記的地方
還沒忘記的自己


那段時間對我來說的確是最少慾求卻平淡快樂的日子

現在有了電腦依症候群
沒了網路就會焦躁不安
乾脆倒頭大睡什麽都不管

我明明還能舉起腳步出去散散步的說。

現在成了別人口中的御宅族
沒能遊戲就覺得時間難熬
乾脆戴上耳機什麽都不管

我明明還能翻開那堆幾百年都還沒看完的小説的說。








不只是因爲懶
我想更多的原因是因爲自己已經變了

聼日本歌
別人開口就是:你喜歡浜崎歩哦?

其實不然。

看動畫看漫畫
最常見的問題就是:XXX好帥哦~

接受帥哥但卻是個大叔控、家人(?)控的我阿。

玩遊戲
男生版:你有沒有玩DOTA?/仙劍XX傳?/天堂?
女生版:XXX裏的OOO很帥阿>< 他的故事也很悲慘很棒啊><

...是不是就在塊魂裏滾來滾去
不爽就殺到DOD去末世紀揮刀斬人
然後發現不管男生還是女生的問題我都無言以對的結果。



沒錯
我一點也不特別
是周遭並沒有太多有共同嗜好的朋友
從中學畢業了的大多都在學院這個分歧點上漸行漸遠了
從學院畢業之後大家也在工作地點這個分歧點上減少聯絡了

我也因爲之前的改變而和沒什麽改變的朋友群斷了聯係。


沒有覺得可惜
沒有覺得遺憾

因爲我並不是忘記了他們
當然他們也有部分的人並沒有忘記我

生活背景、工作環境、個人興趣
各有各不同的進行方式難免會害怕見到面會詞窮到比面對陌生人還糟糕
而我從以前就不習慣多人交流的場合
我並不是那種會和現實中能夠面對面談話的朋友暢談自己興趣的類型
就算有相同的嗜好我也不會開口閉口都是XXX漫畫、OOO遊戲
只有在網路上我才會ACG魂全開

嘛、即使是在網路上也沒幾個ACG同伴就是了(爆)



我還是能和某貓科動物聊得很開XDDD
我還是能和CC聊到腹筋崩坏orz
我還是能和阿蕊三八之餘聊心事之類的(誒)


但偶然接到中學時期朋友的電話之類的
我還是會覺得膽怯。
可以的話我不想和他們有太頻密的交集
最可怕的是他們都很喜歡丟出一句

:有空一起出來吃吃飯啊
















其實我很想回復他們


:我可以吃飽飯就走人了麽?















被阿貓帶來的消息震驚到
雖然生死這件事原本就無常
不過沒想到久違了的第一道消息就是死訊


永遠再也聼不到她的聲音了。




高中的時候聼的葉子
那時候的感覺是符合了大多數孤獨人的情景
晚上聼的話會真的想哭
雖然當時的自己並不是那麽的孤獨(笑)



現在聼葉子
多一份寂寞

再也沒辦法聽到這麽美的華人聲音
聼了會覺得平靜的聲音


和阿貓一起 R.I.P.



「你溫柔的慈悲」







前幾天去看了朋友的畢業展覽
突然感覺很空虛
...就覺得不曉得現在的自己在幹什麽這樣


每天都在油畫
卻越畫越沒有想繼續畫下去的衝動
並不是不喜歡油畫的關係

大概越接近要正式出社會的關係
深刻明白到自己沒什麽可能做到自己想做的
所以開始在掙扎。



不過也沒什麽了不起的
大家也一樣在掙扎
趕快熬出一張文憑 出去做什麽工作都無所謂
我只要養得活自己就好了

這幾年學畫畫完全是爲了滿足自己對畫畫的怨念
並不是爲了更加接近些什麽目標



正在籌備展覽的加油吖
再不願意都好熬過去就是最後了
不想再見到的臉孔也見不到了

加油+保重身體





p/s:
阿貓 shanfun的照片我過後再補上來
因爲手機cable有些問題 = =lll










| HOME | Next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幻想」赤玉,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