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中學有位音樂顧問老師去世了

我跟他並沒有直接的關聯
沒有被他教過、基本上也沒有在學校和他正面面對過
但他是我們學校音樂課程上重要的人物
所以名聲很響


昨天看報紙才知道他剛剛病逝
晚上全家一起看電視節目的時候老爸問起我知不知道這個老師去世了
有點驚訝
問過老爸才知道他跟他是同屆的學生(我跟我老爸念同一間中學)
老爸的那個年代裏他是合唱團的中心人物


原來如此
因爲我老爸也曾經是合唱團的(炸)
難怪難怪



有朋友很傷心
說少了一位這樣的好老師好可惜
甚至很難過地說哭了好幾遍

他問我你不會難過麽



當然不會。



我最多只能覺得可惜少了一位不錯的老師
當然這個不錯是指他在學校所作出的貢獻而不是他曾經對我很好還是怎樣


我朋友沉默了半秒
說你還真是冷淡無情
對母校也是這種態度
一點關心的感覺都沒有


我沒有冷淡無情
他跟我根本沒有任何直接上的關係
爲什麽一定要好像死了親人一樣的傷心難過得哭天搶地似的

對母校不關心那是因爲我個人覺得帶給我中學回憶的不是那個 ‘地方’
而是那裏的一些人、一些朋友
當然沒有那個地方也可能不會跟那些人相遇
但我不覺得有必要對那個地方有那麽大的牽挂感不行麽。






陳徽崇老師一路好走
雖然我跟你沒直接關聯但也希望你家人一切順利

再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幻想」赤玉,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