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深到血肉都看得到的傷口
還在那邊亂蹦亂跳
真不知道該高興你還活蹦亂跳好
還是要擔心你會把傷口給扯大才是


老媽子說你肯定會死


我知道她是因為焦急才會這麼說的
其實也許你的傷口會復原也說不定
不過聽了我還是很害怕

帶你去看獸醫
兩個老人家也許會覺得沒必要+花錢
我明白的
畢竟為了寵物而做到這種程度的犧牲
在我們家來說應該還沒有

可是看到那像是用鐵鍊用力掐出來的傷口

說我杞人憂天也好

真的很擔心哪天你會因為傷口太嚴重而死掉


習慣看著動物的屍體的我
要用什麼心情面對你那‘可能的死’


暫時我只想到哭



是啊
我就只會哭
可是哭你也不會好起來

也不會復活


那些腮鼠我可以找塊小地方埋起來




你呢


你要怎麼辦才是?
丟進大垃圾槽?


我不知道。


前幾天想嘔出來的情緒又再衝上喉邊

跟今天的混在一起
整個就很想找面牆壁狠狠地把頭給撞上去



不過撞了好像也於事無補。




也許像大叔說的
過段時間就會好點了。




我想我到入土之前都無法平心靜氣的面對死亡
經歷了那麼多老一輩的喪禮
經歷了那麼多次的收屍經驗

我還是覺得煩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的呼吸停掉
再用時間來掩蓋自己的情緒















就只因為我什麼都做不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幻想」赤玉,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